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学勇移民公司
温尼泊华人网 首页 曼省 查看内容

加拿大无名墓事件 为什么悼念数百名原住民儿童

2021-7-5 16:47| 发布者: Source| 查看: 2417| 评论: 0

摘要: 今年5月,加拿大发现了215具原住民儿童遗体,他们是加拿大最大寄宿学校的学生。这一发现引发了全国愤怒,人们要求进一步搜查没有标记的坟墓。在那之后,再多两处类似墓地浮出水面,拉开加拿大第一民族对寄宿学校对学 ...

今年5月,加拿大发现了215具原住民儿童遗体,他们是加拿大最大寄宿学校的学生。这一发现引发了全国愤怒,人们要求进一步搜查没有标记的坟墓。

在那之后,再多两处类似墓地浮出水面,拉开加拿大第一民族对寄宿学校对学生死亡事件调查的序幕。

这样的坟墓的数量不断增加,目前已超过1100座,这引发了加拿大全国对住宿学校的反思。这些由政府资助的寄宿学校是要同化原住民儿童、摧毁原住民文化和语言政策的一部分。

以下是目前我们对这些发现的了解。

关于初步调查结果,我们知道些什么?

今年5月,Tk'emlups te Secwepemc原住民部族酋长卡斯米尔(Rosanne Casimir)宣布,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南部的坎卢普斯市附近发现215名儿童的遗体。

一些遗骸据信是属于仅三岁孩子的。

这些孩子曾是加拿大最大寄宿学校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Kamloop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的学生。

关于发现遗体的完整报告6月底公布,初步调查结果可能会有变数。原住民领袖表示,他们预计215人的数字还会上升。

“遗憾的是,我们知道还有更多儿童下落不明,”卡斯米尔在一份声明中说。

数千名儿童死于寄宿学校,他们很少回家,许多儿童的遗体埋在了被遗忘的坟墓里。

今年6月,萨斯喀彻温省的考维赛斯第一民族(Cowessess First Nation)宣布,在一次类似的调查后,他们发现了751座无名坟墓,这是迄今为止此类发现规模最大的一次。这些遗骸是在马里瓦尔印第安寄宿学校( Marieval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附近发现的,该学校自1899年到1996年由罗马天主教会管理。

考维赛斯第一民族的领袖不能确定所有的无名坟墓中埋葬的都是儿童。技术小组将继续调查,提供经过核实的数字。

仅仅一周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低地库特尼部落(Lower Kootenay Band)说,在圣尤金教会学校(St Eugene's Mission School)附近又发现了182具遗体。从1912年到20世纪70年代初,圣尤金教会学校一直由天主教会运作。

低地库特尼部落在一份声明中说,一些遗骸是在浅墓穴中发现的。

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关于寄宿学校死亡的儿童人数和埋葬地方的全面情况。Tk'emlúps te Secwépemc第一民族和考维赛斯第一民族正努力把历史拼凑在一起。

坎卢普斯学校于1890年至1969年运营,能容纳500名原住民学生,其中许多学生被送到离家数百公里远的学校居住。

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执行主任斯科特(Stephanie Scott)表示,在发现的遗骸中,据信已有50名儿童的身份得到确认,他们的死亡时间从1900年到1971年不等。

但对于其他165人来说,没有可获得的记录来确认他们的身份。

这一发现激起了加拿大各地的愤怒,人们在各地纷纷建造临时纪念碑。

但对原住民领袖来说,这个发现并不意外。

“毫无疑问,我们欢迎公众的愤怒和惊讶情绪,”加拿大第一民族大会全国大酋长贝勒加德(Perry Bellegarde)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相关事件报告后说。“但这一发现并不令人意外。”

“幸存者多年来一直这么说,但是没有人相信他们。”他说。

1950年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

寄宿学校

坎卢普斯寄宿学校是130多所类似学校中的一所。这些学校于1874年至1996年在加拿大运作。

政府强制同化政策的关键是,大约15万第一民族、梅蒂人和因纽特儿童在此期间被从家庭中带走,送进公立寄宿学校。

20世纪20年代,上学成为强制性规定,如果家长不遵守,将面临牢狱之灾。

这项政策给几代原住民儿童造成了创伤,他们被迫放弃自己的母语,说英语或法语,皈依基督教。

基督教教会在学校的建立和运作中是必不可少的。印第安寄宿学校幸存者协会(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 Survivors Society)称,多达70%的寄宿学校由罗马天主教会负责运营。

“我们政府的政策是‘去除孩子身上的印第安成分’,”贝勒加德说,“这是一种自我摧毁,对家庭、社区和国家的摧毁。”

2015年,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发布具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将政府主导的政策称为文化灭绝。

这份4000页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对这些儿童的照顾和安全方面有严重失职,也讲述了教会和政府的合谋。

“政府、教会和学校官员都知道这些失职和其对学生健康的影响,”作者写道,“如果问题是,‘谁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清楚的答案是:‘在这个系统历史上的任何时刻,每一个掌权的人。’”

该报告称,学生经常住在简陋的建筑中,供暖不足,设施不卫生。许多人得不到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的帮助,并受到严厉的、经常是虐待性的惩罚。

关于在加拿大寻找失踪儿童的工作,我们知道什么?

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的研究发现,成千上万被送到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再未回家。

身体虐待和性虐待导致一些儿童逃跑。因为疏忽,其他人死于疾病或意外。到1945年,寄宿学校儿童的死亡率几乎是加拿大其他学童的5倍。在20世纪60年代,这一数字仍然是普通学生的两倍。

“幸存者谈到了突然失踪的儿童,有些人谈到儿童在集体埋葬地点失踪,”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主席辛克莱(Murray Sinclair)在5月的一份声明中说。

事件引发加拿大各地的纪念活动

2015年,估计有约6000名儿童死于寄宿学校。到目前为止,有超过4100名儿童被确认身份。

“我们知道,未来将有很多类似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的地点被曝光,”辛克莱表示,“我们需要开始为此做好准备。”

已经做了什么?

2015年,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发出了94项行动呼吁,其中包括6项关于失踪儿童和墓地的建议。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承诺“全面实施”所有建议。

  •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统计,其中10个项目已经完成,64个正在进行,20个项目还没有开始

  • 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争取得到授权对无标记墓地问题进行调查

  • 2019年,政府承诺提供3380万加元,开发维护一个学生死亡登记处,并建立一个寄宿学校墓地的在线登记处

  •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表示,他们只收到了这笔钱的一小部分

有何反应

今年6月,杜鲁多表示,他对加拿大的寄宿学校感到“震惊”,并承诺采取“具体行动”,但未提供什么细节。

“杜鲁多一直愿意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行动,他说了很多话,但我们真的需要看到行动,”斯科特说。

斯科特和贝勒加德酋长以及其他原住民领袖敦促政府对所有130个学校遗址进行彻底调查,以找到任何无名墓。

贝勒加德说,这些孩子已经被“抛弃”了,“这是不可接受的。”

第一民族社区成员在发现无标记坟墓后聚集守夜

这些发现也给7月1日的加拿大国庆日蒙上了一层阴影,加拿大各地市政当局取消了今年的庆祝活动。

初步调查也再次要求天主教会道歉,这也是加拿大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报告中呼吁采取的行动之一。

2017年,杜鲁多要求教宗方济各就教会在管理加拿大寄宿学校中扮演的角色道歉,但教会拒绝了。

贝勒加德说,天主教会的道歉将“疗伤”,“这是愈合伤口的一部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维权声明:本站有大量内容由网友产生,如果有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点击右下角举报,我们会立即回应和处理。
版权声明:本站也有大量原创,本站欢迎转发原创,但转发前请与本站取得书面合作协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2020, WinnipegChinese.COM
GMT-5, 2021-10-23 00:40 , Processed in 0.043104 second(s), 16 queries .